難得和老爸單獨搭著高雄捷運,
和著下肚不久的威士忌和熱鬧的餐聚餘響,
暖暖的身輕飄飄地讓車箱微微晃動著,
身旁的老爸已經闔上眼皮呼吸逐漸深沉規律,
輕輕敲敲老爸的臂膀,
用近似自言自語的聲調:「為什麼小時候談的戀愛可以那麼輕鬆、那麼理所當然地進行?」
爸的語調竟出奇地清醒:「因為青春時,你和對方的未來都是未知數,自然是沒有可以秤斤秤兩的材料,單純喜歡就喜歡了;漸漸長大,未來明朗具像了,選擇也就變得世故複雜了。」

看看身旁很快又打盹的老爸,我知道我長大了,但我仍然童稚

在成人的愛情市場裡,我們被放在天平上,好壞都被秤重,加三兩、扣五銀,還加權。
有人希望對方斤兩重些、價值高點,好相輔相成;有人卻希望對方少點斤兩,好確保自己位居優勢。

我的愛情沒有天平,我的愛情觀保有童稚。也就只好像個孩子般跌跌撞撞吧?

難得長大,長大卻難得。

這路應該沒有那麼難找: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