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當面對不符預期的實驗資料加上會議投稿期限迫在眉梢令人坐困愁城時,
無論身處台大還是哈佛,
心情down到谷底的感覺都是一模一樣的。

到Boston三個月來我一直非自主性地保持著高度興奮的狀態,
每天都有好多新鮮事發生,
今天第一次感覺到好沮喪,
因為實驗的資料不符合我的預期,
在會議投稿期限之前派翠克又開始放感恩節長假了,
眼看著投稿事宜陷入膠著,
眼前哈佛的景色頓時失色許多....。

差點今天的心情就只能寫入"◎密:只有我才看得到的。"的灰色單元,
晚上撐著沉重的心情跑實驗,
阿羅西是我的受試者,
結果在實驗結束時和阿羅西的一場討論,
激發我的一些靈感,
投稿露出一線曙光。
(今年的投稿對我而言特別不容易,因為剛轉換環境卻要馬上有些小成品才趕得急投稿期限)

ps.阿羅西真是一位討論的良師益友啊!!!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