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lab meeting由羅阿馬和阿美里亞報告,
羅阿馬研究數字感(enumeration),
數字系統被分為兩個系統:
(ref. The Number Sense: How the Mind Creates Mathematics by Stanislas Dehaene)
1. subitization (samll precise system): 小個數(例如小於4)的刺激物被人類或猴子以快速平行的方式處理(parallel process; effortless)。
2. counting (large approximate system): 大數目(>4)的刺激則採用另外一個序列式的處理系統(serial process)。
羅阿馬以一個很簡單的crowding paradigm行為實驗dissociate這兩個系統:
以distractors作為crowding的操弄。
小於4的情況(subitization)會受到crowding而使受試者反應受到影響;
大於4的情況(counting)則不受到crowding的影響。

很簡單的實驗,但清楚地展現數字感中的兩個系統,驗證前人的假說。

阿美里亞的主題則是biological motion,
我在羅拉的口試中介紹過(How to walk confidently?)。

阿美里亞操弄biological motion刺激的local information,
例如在motion時變化光點的顏色、大小、把光點變成各式各樣的物體,
藉此研究local information是否影響biological motion perception。
特別的是阿美里亞是用online survey(網路問卷)的方式收集資料,
網路系統會將在網頁上回答"你看到了什麼?"的答案寄到阿美里亞的email信箱,
(系統會記錄下ip及受試者的email address,所以原則上一個人只能回答一次)
多麼方便的研究方法啊!
(當然,標準化程序多少受到質疑,不過是很方便的pilot study方式)


我真感謝我在台大受的訓練,
幾乎所有哈佛視覺實驗室當下的研究我都已經擁有基本概念,
因此很容易了解這些研究,
原來我們台大視知覺實驗室是很跟得上哈佛的進度的!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