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到MIT(麻省理工)做的實驗外,
在Harvard Vision Lab和樓上八樓YH的lab我做了嗒咖摳及法勒李亞的實驗,
忘了紀錄,補記一下:

Exp 4
嗒咖摳的object substitution masking實驗的作業有夠難的,
主要是用派翠克的實驗方法,
嗒咖摳改良來問object substitution masking的議題,
要用peripherial vision(周邊視覺)來判斷被mask的C開口朝向上下左右哪個方向,
操弄:
1.移動畫面與靜止畫面、
2.刺激個數(set size)、
3.meta mask(四個在C旁邊的亮點)與target消失的相對時間。

我邊做邊給嗒咖摳意見,她邊改,
做了好多的版本和練習,
我猜我的正確率還是太低,
很難想像這麼難的作業怎麼有人能做得很好?

ps.嗒咖摳最近很少出現在lab,都在處理她日本project的申請事宜,因為如果沒申請到計畫,她明年三月就要打道回府了。(她是博士後研究員,但並非由Harvard付她薪水,是由日本的組織付她薪水,跟我的情況類似)我懷疑她整個星期都沒出現了,令我替她擔心。

Exp 5
樓上八樓YH lab的法勒李亞是一位義大利來的交換學生,
今年五月來,
下個月(11月)回去。
她做contextual cuing(脈絡線索)的視覺搜尋實驗,
以干擾物的grouping為contextual cue,
但改變顏色,
探討刺激feature的改變(但保持原有的grouping relationship)對contextural cueing effect的影響。
並以搜尋速度斜率(slope)為指標,
探討contextual cueing是否由注意力而引起(attentional guidance)。

ps.法勒李亞跟我提及她獨自一人在Boston,英文又很差,所以很寂寞,還好就快要回義大利了。
我很幸運能跟兩個lab meeting,看到很多不同類型的研究。尤其在YH lab又認識DY(中國留學生)以及法勒李亞這些很友善的朋友,真開心!
(當我強調"很友善",表示總有些"不友善"的人,在學校比較少,在社區比較常遇到,尤其一些櫃檯收銀員,也許他們會因為我們的膚色或不標準的英文而不禮貌,不過,這樣的行為其實是污辱到他們自己呢!)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