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京都的精彩旅程後,我們搭乘火車來到大阪,一下車就被洶湧的人潮拍打著。這個都市跟京都大大不同,大阪象徵著西化前衛,京都則捍衛著傳統文化。爸爸在八重之櫻這部NHK大河劇裡曾看到一幕,新島襄想在京都設立基督教學院,竟遭各大寺廟的和尚抗議並驅趕。就連當時的慎村市長,也只能西瓜靠大邊,選擇了傳統,投給了佛教,站在守舊這方。大阪則不一樣了,西化的商店街、外語學校及通商港口,整個嶄新的都市風氣如同從日本內海吹來的海風般的清新。
我們星期六下午選擇在百貨公司裡逛街及吃飯。在百貨公司內,我們看到各國遊客如同鯊魚般猛烈地搬著家電,或許是因為可以退稅,我想更可能的原因是日本本土販售的家電往往較外銷機種先進約3年,遊客用相同的價錢可以買到更先進的家電,當然立刻變成噬血鯊魚。
我們對這些都沒有興趣,頂多買了一些實用的小物件,例如電風扇的套子(避免你的手指伸進電風扇)還有餅乾印字模(可以印簡單的英文字在餅乾上)。
百貨公司裡我們看到許多宅男,盯著前方電視裡的機器人卡通一動也不動,爸媽都想不通怎麼會這麼瘋狂。
吃的部分,我們最後選擇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餐廳,這間餐廳讓食客自行油炸食物,所以我們可以將蔬菜海鮮以及肉品裹上麵衣後,放入桌上的油炸鍋裡。趣味一百分,口味則約70分,價格則40分(貴)。這餐,我們吃了48支,每支折合台幣30元。
傍晚,媽媽想帶你去傳說中兒童商品天王之稱的阿卡將。透過地鐵我們來到可能的目的地,因為沒有確切地址,只能問問當地人。日本人真有意思,遇到問路的外國人(嚴格說應為非日本語者)像是遇到歹徒,連番低頭彎腰謝絕,並往遠處閃躲。最後爸爸選擇一位穿著時尚的年輕人,才問得出去阿卡將的相關方向。這個坐錯站的錯誤是美麗浪漫的,因此我們才得以有機會在東方的香榭麗舍大道散步,說散步似乎不是很正確,因為我們趕阿卡將關門的7點鐘。所以我們對這大道上的名牌與香車,完全沒有印象。
我們在阿卡將關門前20分鐘抵達店裡,逛後感想是台灣也沒有太差,價格也沒不合理。與其花大錢及時間來日本的阿卡將,不如去台北市南京東路上奶娃的店就好了。當然,這只是爸爸內心的滴咕,當場爸爸還是笑容滿面,嘴上掛個誇張的語氣說好可愛之類的話語。
星期六晚上,爸媽特地買了一大盤握壽司,準備好好地向這趟旅程致敬。你在旅館嘟嘟嘴,似乎對旅程的結束有了一絲不捨。
星期天的太陽升起,旅程,總有回家的那刻。本次的旅程將在大阪點出句號。抓住旅程的尾巴,我們隨性地拜訪大阪城以及今昔館,雖說非常地人造化,對一個初次出國旅遊的小家庭來說,提供了不錯的旅遊景點。星期天晚上,我們搭上了飛機,這趟旅途結束了,但也是我們為未來的大小旅行許下了一個願,打開了一扇窗。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