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謝我們有這樣的緣分,在間隔了好幾個寒暑和好些段故事之後,仍可以繼續用溫和、美好的方式滋養對方的生命。互相成就生命經驗的過程是無比美麗且珍貴的不是嗎?
雖然「結束」是一個不可逆的終點,但竟是「保鮮」最至高無上的方式。這是為什麼人們永遠妒忌那些「從前的關係」,正因為那是已經凍結了的過去,保鮮就是美味。直到我學會,另一種保鮮的方式。






photos were shot in 茉莉 by +3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