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膽君,大阪對我們而言,是個開會地及轉運站。揮別短短兩日的他,我們前行京都。京都,對爸爸來說是個特別的都市,除了紐約及波士頓外,從沒有一個城市讓我有如此的熟悉與安全感。我們會不會再去?答案是肯定的。
前往京都的火車,搖搖擺擺地向前奔馳著。你向火車司機揮手致意,象徵地對大阪致敬。飯店的選擇,因為你,我們均選擇火車站旁。本次我們選擇了近鐵飯店。飯店還算時尚,服務人員的接待品質讓爸媽印象深刻。簡單地放置行李後,京都賞櫻之殺記憶卡行Action!
我們搭乘熟悉的公車首先來到初次見面的二条城。當時其實已經接近10點,太陽高掛頭頂。你也知道,爸爸對旅途既定行程的執行是非常嚴格的。再熱,仍然要前行及執行。(這些內心戲,我還是少說點)
參觀二条城的前半段,櫻花多仍為花苞,頂多就一兩株盛開。但這樣子的樹下,往往站滿了遊客,有人自拍到忘我,有人則拍攝到忘記自己的動作多麼滑稽。你對花沒有興趣,對腳下的小石頭興致可高。其實一開始爸爸對櫻花尚未開這件事情多少有些難過,就怕這趟旅途看到的都是這樣子準備大開的花苞。心裡面也有正向態度的天使跟我說,請你放寬心,好好跟你家人享受,這比花開花落重要多了!我們在二条城中間稍做休息,看到早開系的枝垂櫻,似乎,局面有了轉向,畫面的顏色開始多了粉紅以及粉白。我們也在二条城的甜點屋吃一些傳統日式的點心。你說貴,其實現在想起來反倒是感受及經驗最重要。從這個甜點屋,我們可以觀賞到新人的傳統婚禮。
二条城的後半段,你睡著了!就在松樹蔭下睡的沈沈地。爸媽趁此買了兩碗不怎樣的拉麵在紅色的長凳上,嘻哩呼嚕地快速解決。
本日的第二個行程是參觀京都御苑。爸爸沒有做足功課,豈知進入京都御苑需要提前申請。但京都御苑外頭公園的花花草草,早已讓爸媽驚嘆連連,早已能讓你無拘無束活動放電徹底。媽媽還買了一些簡單的布丁及麵包,在一顆滿開的枝垂櫻旁野餐。噢~此時竟然來了一群來自香港的攝影團,大家架起腳架,啪拉啪拉地拍出你有我也有的相片。
接近黃昏,爸爸忙著找公車站。豈知,方圓步行範圍內並無公車直達火車站,爸爸竟然還因為此事跟媽媽生氣。但走著走著,爸爸竟看到同志社大學。這讓爸爸相當開心,畢竟那是爸爸看NHK的八重之櫻裡面非常重要的場景,象徵日本明治維新西化非常重要的濫觴。有機會一定會請媽媽跟爸爸一起看一遍。最後,在有點氣又不會太氣的狀況下,搭乘地鐵回飯店。爸媽兩人很少在旅途中生氣,這次算是爸爸幼稚了!好笑的是爸爸竟然因為多花了地鐵費用,氣到自己晚餐不吃,以確保預算不會超過。媽媽對爸爸還是很好的,在幫你洗完澡後,媽媽將自己的便當留下一半,還泡了煎茶。爸爸吃著喝著,氣也消了!何必因為氣自己沒有做足功課而犧牲別人的旅遊興致呢?這樣子想,心也釋懷了!這趟旅程一定會越來越精采的!媽媽握著爸爸的手這樣子說著!這晚,我們開始研究明天要去的景點及細節:醍醐寺及山科。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