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你知道全職爸媽

海膽君,自從媽媽提到你的身高不足的問題後,我們就在這週開始調整你睡覺時間,也因此我多只能看到已經熟睡的你。少了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光,卻也增加了在清晨與你相陪的機會,早睡早起是你現在的生活步調,對我們來說,是種不一樣的親子相處模式。本週,照顧你的小姐姐,定時在週二與週四來家裡陪伴你幾個小時,聽說你跟她已經熟識,爸爸我因此可以晚一些時間下班。我會盡速在工作上學習,多掙點時間回家一起吃飯的。
本週,我們一起陪灰哥“健檢”,它陪伴爸媽有了三年半載,爸媽在還沒有你之前,灰哥帶著我們環島,爸媽有你之後,灰哥帶著你往返宜蘭與高雄,聯繫著祖孫之情,這次九萬公里的健檢結果,雖然花了爸媽不少銀兩,心裡面仍是暖暖的,希望灰哥能夠陪我們到你國小,希望灰哥可以繼續與我們一起蒐集美好的回憶。這次,你在車廠的腹瀉,讓整個經驗變得不一樣,我們都還沒來得及在車廠的休息室坐下來喝個茶點,匆忙地奔向對面的服飾店,幫你買換洗的衣物。病魔總無法擊倒你,你穿著紅色點點的褲子,開心地抖著腳,大爺般地坐著推車滿意離去。
本週,我們與嘉珊阿姨全家晚餐,面對灰哥進場維修的窘境,還好有她們當晚的相陪與接送,否則我們應該早早就待在教師會館,你看我我看你。
是的,本週我們住在台北,但特別的是,我們不住家裡,而是旅館。主要原因是媽媽本週六整天需回台大當口試委員,所以舉辦單位訂了旅館解決口委食宿問題。由於是單人房,我們三個人非常創意地想出睡覺方式以及洗澡流程,諾沒有你習慣的“洗澡整理箱”,沒有你習慣的小床,沒有你習慣的空調,沒有你習慣的地板可以爬行,更沒有你熟悉的玩具陪伴。你等不及幫阿媽唱生日快樂歌,倒頭就睡,可能是腸胃型感冒稍微消耗你的活力吧?我們僅能照張你當時海派的睡姿,寄給東岸的阿媽,祝他生日快樂。
星期六當天早上,媽媽早早坐著專車上工去,我們則慢慢地去吃早餐,是的,這是你出生滿九個月來,第一次由我擔綱“全職爸爸”這個角色。剛走入餐廳,就開始煩惱該怎麼抱著你去拿餐點?
感謝餐廳的服務生主動幫忙,讓我能夠去拿早餐。你的粥應該有一大半是她餵的。她說她的小孩子已經10歲了,很懷念她小孩子還是嬰兒時期的點滴,所以她很開心地在工作中照顧你。本日第一個挑戰輕鬆過關,雖然勝之不武。
回到房間,第二個挑戰來了,我想上廁所,可是放你在床上怕你跌落,放你在地毯上,怕你吃到不乾淨,最後只能選擇後者,而我廁所上快一點。本日第二個挑戰勉強過關,雖然廁所上的還有些意猶未盡。
退房後,我們搭計程車回家,挑戰又來了,家裡的鎖匙在媽媽那邊,我們紮實地吃個閉門羹。存有浪漫思維的爸爸,不知哪來的靈感,決定徒手抱著你,帶著媽媽包,以及相機等,與你散步至台大。抱著不到8公斤的你,經過30分鐘的路程,二頭肌開始顫抖,但幻想著把你放在台大校門口樹蔭下的那刻舒坦,便卯起來走,汗如雨下,你無奈地看著我。
走到台大,並沒有我想像中地興奮,當你坐在地上時,似乎不是很放得開,也許環境太過陌生,或許氣溫太高,也或許是你不愛刺眼的陽光。
你在校門口,在椰林大道,在傅鐘,甚至媽媽口試的報到處,留下難得哭鬧的相片。當我們跟媽媽拿到鎖匙後,又一個新的挑戰,那是從台大走回家。是的,爸爸我往往被浪飯沖昏了頭。以為在回程,咱倆可以一起在樹陰下喝個飲料,聊個天似的。錯~我的浪漫思維換得的是二頭肌更抖的狀況,以及其他肌肉群酸痛的徵兆。
回到家時,臭嘛嘛的我,活動力仍十足的你,在家,展開了意志力的拔河。你什麼都想摸,我也想讓你嘗試,但,許多嘗試仍時候未到,你偶用哭鬧策略,偶用笑容策略,我這個冒牌的全職爸爸只能適度放手。你睡的少,活動時間長,原本所計畫跟你談的話題,沒多久就輪了一圈。只好搭配不一樣的表情,期待你沒有辨別出,黔驢技窮的爸爸。
望著時鐘的我,多希望媽媽能夠早日回到家,第一次覺得時間走的好慢,印象中當兵值更的時間都走得比較快。
哄睡覺,餵奶,安撫,餵藥,充當玩伴,林林總總的角色扮演,就是期待門鈴的想起,媽媽走入家門的那刻。我氣力放盡,你仍活靈活現地趴在我身上恩恩啊啊地練習說話,偶而偷咬我一口。六點,媽媽回來了!你似乎知道有個更容易被你征服的人回來了,開心地大口笑著,露出那五顆小白牙。
當晚,我們去接灰哥出場,亮晶晶的灰哥,壓根不知過去短短24小時,我們有這麼多不一樣的學習以及經驗累積。
當晚,我們開著車回宜蘭,躺在自己的床上,媽媽大呼“回到家真舒服!”,我則倘在媽媽的身旁,癱軟無力地進入夢鄉。
當全職父母到底有多辛苦,我早已不敢想了。敢想的,大概只剩下對全職父母的真心崇敬。
今晚,我率先進入夢鄉。晚安,海膽君。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