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海膽君,經過昨天不同色彩的轟炸刺激,你昨晚的確不好睡,早上爸媽吃早飯時,猛灌咖啡提神。外頭天氣仍舊晴豔,整裝行囊我們繼續向日光前行。
本日我們主要探訪京都的東北一區。首站則為銀閣寺。當我們抵達時,門口的店家仍在準備階段,銀閣寺雖已經開門,遊客數卻稀疏。也好,這樣子剛好可以襯托出銀閣寺的低調內斂。我們格外喜歡安靜的銀閣寺花園,爸媽也在這裡看著整個園區規畫未來家與庭園的相關設計。這些漫無天際的想像與討論,尤其你還在楓樹及櫻花樹下玩耍,讓旅途有更深刻的記憶點。
離開銀閣寺,我們趁著氣溫尚未烈焰之際,走了一小段哲學之道,倚著一條看似小水溝的石頭路,因有了個名人加持,因有了個浪漫的典故而出名,從這裡可以看出行銷的重要性。哪天,如果我們也在家附近設計個令世人買單的故事,一片荒蕪也可能成為世人爭相一探究竟的景點,最近宜蘭文學中心以及合盛太平咖啡館不也都是如此嗎? Simon Teng所描述的” 女的來找金城武,男的來扮演金城武”可以真切地詮釋出Marketing的力量。爸爸對哲學之道沒有太大的興趣,但對沿途的寺廟則有造訪的衝動,一階又一階地爬,一間又一間地拜訪欣賞。中午前,我們來到八坂神社附近用餐,媽媽在餐廳裡細細品味日本咖哩飯,我們在探索蟲的驅使下,奈不住地又偷溜出餐廳至八坂神社觀賞祇園祭的表演,有鶴舞,有穿著日本和服的傳統祭神舞,還有獅舞。我怕你看不到,硬是將你舉在我的肩上,或者硬是將你撐在前面觀眾的頭上方,只希望你多少能夠觀賞一下。
午餐完畢,我們從八坂神社出發,經二年坂三年坂等迴腸小徑,目標則為前天沒有進入拜訪的清水寺。
在這迴腸小徑內,有數不清的工藝品店,有數不清穿著日本和服的遊客,有數不清的台階,當然我們身上有擦不完的汗水。媽媽最愛的一間寺廟名為庚申寺,這也是我們從沒聽過也沒預期造訪的。我們被他五顏六色的御首給吸引,這御首狀似小孩蜷起來的模樣,對於剛有你這個小孩子的我們以及正在待產的妹妹們,當然有非常強烈的投射作用。
通過三年坂時,我們不讓你在那行走,畢竟當地傳說若在三年坂跌倒,三年內必死無疑,除非買葫蘆解厄。我們可不願擔這風險。
清水寺,一間蓋在懸崖的寺廟。上方還有個月老廟。遊客非常多,這樣子的狀況讓爸媽只想快閃離開,所以不如之前寺廟或神社能仔仔細細欣賞甚至坐在庭園裡乘涼。我們在清水寺跟著遊客繞了一圈,留下模糊的記憶。
早早回到旅館休息後,嘗試搭乘京都地鐵前往金閣寺探路。在與兩位穿著和服臉塗上白漆的藝伎錯身而未留下合影的遺憾後,買了烏龍麵與蓋飯回到旅館,邊吃邊回憶,邊吃邊想何時才能再碰到藝伎?你沈睡著,沒能回答我們的問題。
明天,我們將探索金閣寺一帶。連日拜訪寺廟,連日的日光旅行,希望大家不會有審美疲勞。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