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本週你的爬行速度、副食品的需求度、對物品的好奇心等都有行動力上的展現。我跟你母親正式進入甲級動員,四隻眼睛必須輪班盯住你,避免你受到不必要的傷害,但是必要性的小傷我們則樂意你接受且學習。也因為這樣子的方式,你對桌角等,開始有了戒心,學習到怎樣子保護自己。爸媽也有疏忽之處,回高雄的前夕你從床上跌落,右額頭撞了一個大包,爸媽我們都很自責,那個頭碰地的聲響,至今仍在腦筋中殘留,糾結著我們的心臟。還好,拍拍五分鐘,你就開心入睡,隔天動力滿滿地帶著歡樂種子拉著自己的紅色行李箱,回高雄。
我們趁著228連假,回去陽光暖暖的故鄉,沒有錯,你是高雄人,雖然出生在台大,住在礁溪,但著實你是個高雄人,你的台語腔要沉、要重、要有氣魄與震煞力。
在高雄的這幾天,你大方地在阿公家逛大街,這也摸,那也拿,從客廳爬到餐廳,地板冰冰的也無法阻擋滿腦好奇心的驅使。
小姑姑挺著四個月大的肚子在家晚餐,再過不久,今年的夏天你將有一個表妹。這樣子說你一定不懂,媽媽那邊有模型、圖片以及書籍,未來我們再跟你解釋。雖然你的流程不太一樣,但我想,那也可以讓你有更多的學習。
星期六我們大伙去蚵子寮(阿公的故鄉)參加漁村小搖滾的活動,這個小漁村蛻變成帶點時尚與雅痞的海灘,與我的印象有很大的差異。熱鬧就好、開心就好、健康就好,能讓多一些人知道蚵子寮不再只是盛產烏魚子的小漁村,它,也是個充滿熱情與浪漫的景點。
星期六晚上,你並沒有因為這些刺激而夜驚,一覺到隔天八點。阿公在六點多看到獨自下樓的我,第一句話就是問:"諾呢?" 我回答在睡覺。阿媽七點多起床看到爸爸跟阿公在客廳聊天,第一件事情就是將眼神飄到彩色地墊上,並且問:"諾呢?"爸爸跟阿公回答諾在睡覺。爸爸跟媽媽透早拿著阿公做的炒麵回外公外婆家,進門時,外公第一句話就是問:"諾呢?"然後眼神多了一些失落。接著外婆吃完早餐回到家,她看到我們的車子,心情大悅,機車都還沒停好,就在門口大聲呼喊:"諾諾~諾諾~"。你,對家人們多麼有魅力,你笑大家都笑,你哭大家仍笑著想安撫你,你五花八門的表情,驅散大家不愉快的心情。外婆拿著你的月曆對我們說:"心情不好時,就看你的月曆,心情就好了。" 我聽了笑呵呵,你媽媽則馬上精靈地問:"你幹嘛心情不好?" 你聽了當場笑呵呵,大家也都笑了。是的,你對我們這些人來說,是具有療癒效果的小孩。
星期天回礁溪,阿公阿媽們都期待你下次回來,你半撐著身體,似乎告訴他們下次你回來你所要發表的成長階段。過去這八個月,你都守著你的承諾,將你的成長歷程換化成屬於大家的歡樂與滿足,爸爸與媽媽都相信,接下來的時光,你也會是如此不變。

晚安,小諾。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