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雅典抵達伊斯坦堡機場,一入眼簾的是新穎明亮而且指標清楚的現代化機場,出乎我的想像。除了一下飛機就有很多穿著回教女性服飾的人之外,機場還設有祈禱室喔!搭metro離開機場後,英文指標就不是這麼常見了。從伊斯坦堡機場到市區需先搭乘40分鐘metro再換搭地面電車,而且一如我對歐洲的印象,市區毫無「無障礙空間」的規畫,從機場要抵達市區旅館,爬上爬下許多次,又是地下道又是天橋的,歐洲的旅館也不一定有電梯,此時如果拖著行李箱就有得你受的了,這是我在歐洲多次自助旅行後的心得:最佳伴侶是背包!
機場的祈禱室,還畫上了清真寺的圖像:


伊斯坦堡市區的大眾捷運系統以低底盤地面電車為主,在停靠站設置gate,購買token後投入gate可入站搭乘,計次$1.75 TL (1 TL = 20 NTD, 2011年匯率)。比較不方便的是,有時只見station在安全島處,但gate的入口在哪裡不是很清楚,而且token販售機只在單側,時常要過馬路到對街購買token再回來搭車。更要注意的是:token販售機理論上雖然可用紙鈔,但時常遇到紙鈔無法辨識不被接受的狀況,所以最好隨身準備銅板。


電車token:


路面電車站:


新穎的電車:


伊斯坦堡主要的觀光點都在舊區,整個舊居徒步或少數幾趟電車就可以完成,所以雖然有交通儲值卡,但觀光客使用的機會不大。
連接舊區與新區的橋,上層車行,下層餐廳:


回教國家兩三步就一個清真寺,每日五次由喚拜塔傳出經文提醒信徒祈禱,聽起來像歌唱版的社區廣播,有些商家在喚拜塔廣播時會將自家的音樂暫停以示尊重,街頭的人們倒是不受喚拜塔廣播絲毫影響,跟我原本以為會有信徒立即停下手邊工作開始祈禱的想像不同。除了清真寺和喚拜塔廣播之外,路上回教女性的服飾是另一個明顯的特徵,回教女性的裝扮分很多種,最傳統的阿拉伯式用黑布將全身包裹只剩眼部露出,像個活動的黑色大斗篷,通常由一位男士帶著三四位這樣妝扮的女士一起活動(據猜測是一夫多妻家庭活動),一群大斗篷一起移動,露出一對對深邃的迷人大眼,看起來詭譎神秘極了,忍不住觀察對桌的這些女士們如何用餐,發現她們俐落地微掀面罩,從面罩下方遞入食物用餐。街頭最常見的則是穿著長袖、長裙、包裹頭巾但露臉的型式,長袖、長裙和頭巾目的應該也如傳統目的在遮蓋女性身體所有的肌膚和曲線,保守者還是以黑色並且寬鬆的衣服和頭巾為主,年輕點的女性則顏色較鮮豔、剪裁也越顯合身,甚至有些回教女性以簡約合身的長風衣搭配美麗幾合圖形絲質頭巾,美麗頭巾包裹著梳起的包頭,展開一個美麗的弧線,腳踩高跟鞋,氣質婉約迷人。

阿拉伯式回教女性服裝 (傳統只露眼,照片中三位女士有露臉):


依照回教教義但改良的服裝,有腰身的風衣、美麗的絲質頭巾,腳踩高跟鞋的這位女士顯得高雅迷人喔(可惜我不敢拍正面):


當地很流行的頭巾品牌:


伊斯坦堡在一座座美麗壯觀的清真寺和世界遺產外,是個憂傷的城市(正如她的顏色:藍),身為一個觀光客,兩種人讓你替他們以及這個城市感到憂傷,一是生意人,二是乞討者。在伊斯坦堡的生意人眼中,你只代表了錢。凡是在街頭主動走來示好的人(通常第一句話非常制式: Where are you come from?),百分之九十九都只想從你身上賺到錢,他們企圖引導你進入地毯店或是daily tour、local tour公司,假借幫忙建立關係後希望你消費。他們不是騙子,只是為了錢不擇手段,只要你消費,他們就會抽成(譬如介紹你去看表演、參加當地旅遊團等),不惜扭曲事實。舉個例子:我們向旅館manager詢問我們事先在網路上預約好的旋轉舞表演場地怎麼走,旅館manager用狐疑的語氣表示他從沒聽過這間表演單位,並且強調他本身是做旅館的,怎麼可能沒聽過呢?表示這間一定不好,馬上建議我們另一個選擇,見我們不動聲色繼續詢問路線,manager假惺惺地用google map左看右看說地點怪異,不罷休地勸我們應該選擇他所介紹的表演。由於有先前不愉快的經驗(經他遊說參加Cappadocia之旅發現他所言誇張不實),我們並沒有買他的帳,只好自己出去找路,居然發現我們自己預約的旋轉舞地點就在旅館隔壁巷弄,而且還是個很棒的藝術團隊負責的,當天我們謹慎地觀察,發現有不少觀光客慕名進入,我們才尾隨人群完成旋轉舞的愉快欣賞經驗。旅館manager當真不知道隔壁巷弄有這樣的定期表演嗎? 旅館manager當真不知道我們提供的住址位置如何前往嗎? 我想不是的,只因他希望我們去可以讓他抽成的地方看表演。我們看完表演當晚回旅館,旅館manager假惺惺地問我們有沒有找到地點? 大概想繼續推銷隔天的表演。當我們回答有而且很愉快後,他居然冷漠地把話題轉開了。正常的旅館manager應該會問問表演資訊,為未來的房客提供資訊服務,而不是讓自己如此不專業吧? 分明就是個做得很不漂亮的騙子!你說,充斥這種生意人的城市,是不是讓人感到哀傷?
神秘的宗教旋轉舞(Derwish Ritual Dance):


另外一類的生意人是在觀光點的小攤販,不管是賣冰淇淋的、賣淡菜鑲飯的還是賣西瓜的,如果你像我們一樣在伊斯坦堡待上一週,你才會有機會發現他們有兩個價錢,低價給講土耳其話的當地人,高價給觀光客,而且價差令人瞠目結舌:當地人一個冰淇淋1塊里拉,觀光客5塊!當我站在淡菜鑲飯的攤子旁,正在疑惑一個小淡菜怎麼要收我1塊里拉所以遲遲未決時,親眼見到身旁的幾個土耳其人一個接著一個吃,吃完只付了幾個銅板就抹抹嘴走人了,再次詢問攤販(他明明就知道我看著當地人付錢),居然還是臉不紅、氣不喘地要索我高價:一口1塊里拉。就像旅館manager一樣,他們就算被搓破,也完全不會不好意思的,一副「活該你就是來當凱子的觀光客」的樣子。老實說,即使我們負擔得起,還是覺得這不是一個歡迎人的城市該有的行為。

這是雞絲飯流動攤販喔!我忍到最後一天終於吃了,果真好吃!但,疑似是害我腸胃炎的禍首:


另一股哀傷是來自於乞討者的眼睛和雙手,有些乞討方式經過包裝,以粗糙廉價或幾乎已經沒有用處的小商品沿街販賣,用餐間的人們必須不停地拒絕這些干擾;另一類則是直接的乞討,抱著幼兒的婦人延路用聽不懂的語言向人伸出雙手,不用聽懂也知道她說她的孩子餓了,仔細看婦人的穿著儀容還算正常,我猜想乞討可能是項職業而不一定是迫於所需;也遇上稚氣的小孩前一秒還跟同伴玩著,後一秒看到遊客,立刻伸出小手喊著money、money,一旁的家長也默許著這樣的行為。心中又是不捨、又是無奈,這些小孩,未來就是那些唯利是圖、眼中只有錢的伊斯坦堡生意人嗎? 美麗的藍色清真寺,染著點藍色哀傷的伊斯坦堡,遊客不斷在讚嘆遺跡與拒絕受騙、拒絕無意義的施捨之間接受情緒的擺盪。

有一回我們迷了點路,因此走偏了觀光客應該走的路徑,反而因獲得福,有了一次相當愉悅的用餐經驗:我們在一間全是當地人的小路邊攤餐廳用餐,老闆和身旁的客人都很和氣,我點了一份微辣的香嫩羊肉飯(英文不通,我指著對面客人的飯來點餐XD),達點了份綜合麵包蔬菜夾肉搭配飲料,兩人吃飽總價$6里拉(折合台幣120元),顯然與臨座的當地人受到同等的對待,老闆伙計們還相當好客地與我們比手劃腳溝通。這次的用餐經驗,不但吃到好吃的當地口味,還十分融入與愉悅,這才是善待遊客之道不是嗎? 伊斯坦堡的迷人之處,不該只是遺產,可惜純樸的可愛民情與非利用性的笑容,要走偏了或到了鄉間(譬如在Cappadicia的小城鎮中)才容易見到。

藍色清真寺是世上唯一擁有六座喚拜塔的清真寺,一般清真寺最多有四座喚拜塔,緣自於四位蘇丹(國王),藍色清真寺擁有六座,有一傳說是因為當時的蘇丹要求「金色的」喚拜塔,被誤聽為「六座」所致。姑且不論此傳說的真偽,還好有這麼一項舉世無雙的特徵來辨識藍色清真寺,要不然光憑外觀,各大小清真寺實在大同小異,很難分辨呢!藍色清真寺得名來自於寺內大舉採用藍色的花卉瓷磚裝飾,土耳其的磁磚上時常可見康乃馨等花草圖案,十分精緻,鑲滿整片整片的大牆,數大之美讓人讚嘆。進入清真寺,女性觀光客應將身體的肌膚做適當的包裹以示尊重,主要是腿部、肩部和手部肌膚,倒是不需要使用頭巾。伊斯坦堡滿街是袒胸露背迷你裙的觀光客,各大小清真寺都會準備大方巾讓進入者使用,我四度進入藍色清真寺,前三次都因為防曬穿著長袖,所以沒有被館方建議使用方巾,第四次因為是傍晚我穿著短袖,進入前館方便遞給我方巾遮蓋雙臂,男性若穿著短褲有時也會被要求包上方巾。

藍色清真寺外觀,世上唯一擁有六座唤拜塔的清真寺:




鑲滿藍色花磚的藍色清真寺內:


花磚近觀,土耳其磁磚很愛康乃馨,康乃馨代表愛:


在清真寺內男性在主廳堂祈禱,女性則在側室祈禱,一般觀光客有特別的區域參觀。

(待續)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