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場愉快的三井婚宴離開後,和媽媽來到夢中的橄欖樹----三毛逝世20週年紀念特展。二十多年前,小學生的我,是從媽媽手上的聯合報副刊和一本又一本紅紅花花的皇冠雜誌上認識三毛的,本名陳平的三毛(1943年3月26日-1991年1月4日)年長媽媽八歲,其實更年幼的時候,三毛的本名是陳懋平,因小時的三毛不會寫“懋“這個字,索性在學校寫名字的時候省略中間一字,只寫"陳平",久而久之家人竟也樂觀其成,將陳懋平改為陳平,甚至將三毛弟弟們名字中的“懋“字一併取消掉了,由這件名字事件,可以窺見三毛的家人是怎樣地心胸開放、無條件地支持這個小女孩的成長,山毛得年48歲,不長的人生卻經歷了相當戲劇性的眾多事件(初中退學、初戀分手自殺、留學異鄉、婚期前未婚夫猝死、成為婚外情第三者、與荷西美滿的婚姻在第三年喪夫....;有興趣者請參考wikipedia),從年幼更名這件事情見微知著,是一雙帶著無條件關愛與支持的偉大父母,成就了這位心境自由(也許在後期是心境相當地不自由,有一說是精神疾患)、靈魂奔放(又或許是封閉)、充滿異國情調甚至神鬼經驗的文學家、作詞家。
三毛的文字,在留學和世界旅遊不似現在普及的台灣70、80年代,開拓了許多華文讀者的視野;身為女性的她,自由與自身脫繮野馬般的故事,更是慰藉和滿足了許多人的想望。三毛的幸與不幸,竟都幻化成了字字慰藉眾多讀者的幸。


三毛的魅力,不能用美這個字,是一種很有自信的特立獨行性格:


感謝媽媽在我小時候堆了一大堆的書籍在身邊(即使當時的皇冠並不是很適合未成年的小小孩),讓小孩自然自在地學會享受閱讀,是個多麼珍貴的寶藏啊!


展覽現場播放著三毛自己朗誦的有聲書之外,一度穿插著媽媽和館員悉悉囌囌的提問和分享,好似在談論著自己的好朋友似的。


現場有不少三毛隨身的遺物,都有著小故事,替主人訴說著情感:


三毛和荷西約好,婚後每年都要收藏一個盤子掛在牆上作為紀念,卻等不到第四個盤子:


珍貴的三毛手稿:


三毛旅居世界各地時隨身的證件:


嚴格說起來,三毛的字體和她的聲音一樣,帶著微微的稚氣(我自己的觀察:幼年時父母不嚴格的人,通常有著不是很好看得字跡-->像我);
三毛稚嫩的聲音和稚氣的筆觸,透露的卻是出奇冷靜和感染力十足的內容:

  • 「某些人的愛情,只是一種當時的情緒。如果對方錯將這份情緒當做永遠的愛情,是本身的幼稚」
  • 「真正的愛情,絕對是天使的化身。
    一段孽緣,不過是魔鬼的玩笑。」

  • 「天下男人,在家居生活中,往往是兒童的延伸。
    如果女人抱著愛護兒童的胸懷去對待父親、丈夫和兄弟,他們大半會用熱烈的真情給予回報。
    萬一,女人硬要在家中將這種『兒童延伸體』,當成對手,硬逼男人對抗,得到的後果,往往不堪設想。」




橄欖樹
作詞:三毛 作曲:李泰祥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 流浪遠方 流浪
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 為了山間輕流的小溪
為了寬闊的草原 流浪遠方 流浪
還有還有 為了夢中的橄欖樹橄欖樹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什麼流浪 為什麼流浪 遠方
為了我 夢中的橄欖樹












哇!會不會倒啊?哈哈哈:


2009年三月,我和周董也到皇冠藝文中心看"球"的演出喔!(可愛的球婚期在即!恭喜這位可愛的準新娘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