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展最後一部電影,我看了【茉莉人生】(Persepolis)。純手繪動畫電影,導演Marjane Satrapi為一位現居(流亡)巴黎的伊朗女性,故事主角就是她自己,故事隨著她成長,講述著她眼中的伊朗、伊斯蘭教革命、追求自由、民族意識、自我認同等。抽象的手繪,簡單的線條和色彩,但帶有很豐沛的情感,惹得觀眾忽笑忽落淚。
電影一看完,我立刻寫了封信分享給三位在波士頓的伊朗友人,告訴他們這部電影將在12/25在美國上映。在看電影的同時,我心中一直想著瑪莉安(伊朗友人)美麗多變的頭巾,以及每每開會時瑪莉安不時將微微滑落的頭巾往下拉遮住她美麗額頭的動作。有一次深夜我還在實驗室,瑪莉安和夫婿也在,當時實驗室已經沒有其他的人,那次是我整年內唯一一次看到瑪莉安美麗的頭頂弧線和柔軟髮絲。已經身處自由的國度,瑪莉安的頭巾代表著另一層次的自由。


導演Marjane Satrapi本身是一位繪本藝術家,在這部電影之前有一本自傳繪本《我在伊朗長大》


為了實現純手繪動畫電影的原創精神,Marjane Satrapi和另一位導演Vincent Paronnaud找遍巴黎動畫界,發現這是個已經消失的技術,最後是從鄉下請回已經退休的純手繪動畫電影前輩回到巴黎幫忙訓練,才完成這部電影


不像Marjane Satrapi回憶中黑鴉鴉的頭巾和掛紗,我的伊朗朋友瑪莉安,她有各式各樣鮮豔美麗的頭巾,搭配著身上的服飾顏色,襯著她美麗的臉龐。到美國求學,對他們也是個不容易的選擇,在求學過程中他們不回鄉的,因為回母國後要再出來的手續複雜,甚至他們不離開美國!因為伊朗是美國的敵國,美國對他們的進入有諸多限制。


在另一個留在實驗室的深夜裡,瑪麗安與夫婿阿羅西全副武裝在實驗室裡練習西洋劍,我開心地用相機照下他們在一堆電腦儀器旁鬥劍的奇景,心中奇異地胡思亂想著瑪莉安西洋劍面罩下的頭巾、阿羅西口中的反戰和美帝電腦螢幕上展示的波斯食物。阿羅西是我在哈佛實驗室中最好的朋友之一,他總不忘記我脖子上的項鍊代表著什麼樣的涵義,即使我已經換了項鍊,換了象徵物品。

我很開心,用這個既可愛又深沉的女性電影為我的2007金馬影展作結尾。

Marjane的父母深夜自街頭暴動中脫身返家,正與Marjane的祖母討論著方才驚險的經過,年幼的Marjane跑到大人們身邊模仿抗議的動作,母親喝止她叫她回房睡覺,小Marjane壓力聲量和縮小動作,繼續以抗議的模樣回房:


青春期的Marjane迷上不被伊斯蘭教接受的西方流行,走過違法私人兜售水貨區,聽到西方偶像的CD,討價還價一翻取得CD;Marjane穿上自製的衣服表達自己愛好龐克的精神,於街上被保守的伊斯蘭教婦女抓住,要將她移送法辦:


預告片中可以看到青少女時期的Marjane初到奧地利時的適應過程,以及Marjane追求自由不遵守教條的表現:


人有選擇宗教信仰的自由,但在依朗沒有這樣的自由。肯教授的夫人與肯同行前往伊朗,在依朗政府的法令下,即使是外國女性,頭巾也是必備的物品。身處自由國度的瑪莉安,她的頭巾,才是擁有自由選擇權利之後的信仰。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