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台北夜晚風涼涼的,和燕子散步穿越國父紀念館。看著空地上一組一組不算太有組織的隨性團體,義工老師帶領著跨年齡、跨性別的各色人馬,跟隨著音樂節拍可愛地舞動著身體。好簡單的一種幸福!


走著看著,我忍不住跟燕子說,等我們老了,也相偕來跳舞好不好?

雖然我換來了燕子的一對白眼(我想她超怕我當下就跑過去一起跳的...),但我相信她聽進去了。

涼涼晚風的國父紀念館旁,舞動身體的人群是幸福的,我也是。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