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的打包,比想像中的容易。海運一個半月以上,因此在離開前的幾週託運,感覺剛好。
帶得走的,很容易打包。帶不走的,也只好捨下。

雪天時,在哈佛校園撿了兩個落在雪地上的松果,噴上銀漆,就這麼是個銀色雪國的印象,放在房內陪我每晚期待下雪的心情。

雪是下了、融了,天又熱了,該是離開的時候。
這松果,就像好多其他的東西一樣,是帶不走的。
還好,我有記憶。

其他,能打包的,都不難:

不能打包的,就放在我的記憶中陪伴我繼續成長吧!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