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驗室到家的途中一棵結實累累的可愛櫻桃樹:

今年七月是櫻桃口味的。對我而言。

有些人,可以「看」到聲音、「聽」到顏色,
譬如聽到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交響樂曲的某一個段落時,會看到某種色彩;或者看到紅色會聽到某種聲音。這並非一種想像或巧合,當事人是鮮活地感受到「樂音的顏色」或「顏色的樂音」!且彼此的相對應是固定的,比方說看到紅色會聽到鈴鐺聲,則無論何時看到紅色都是感受到鈴鐺聲,不會變成喇叭聲。
這種能力叫做共感覺(synesthesia)。給「聲音-色彩」共感覺的人聽聲音,則不只聽覺腦區,大腦視覺皮質中負責處理顏色的腦區也會激發(正常人聽到聲音只會激發負責處理聲音的腦區)。

有一個理論是這樣解釋共感覺(synesthesia):
在幼小嬰孩的腦組織中,各種感官(眼、耳、鼻..)所接收的刺激(顏色、聲音、氣味...)會被傳送到整個大腦皮質,也就是說,視覺刺激不只送往視覺皮層,也送往聽覺皮層等。隨著大腦的發育以及與環境刺激的互動之後,大腦這些多餘的聯結(eg.,視覺刺激到聽覺皮質的聯結)開始消退,最終成熟的腦只剩下單純的聯結:視覺刺激到視覺皮質;聽覺刺激到聽覺皮質。
換句話說,依據上述理論,幼小嬰孩可能都是共感覺的個案,因為視覺刺激會同時被送到視覺、聽覺甚至嗅覺大腦皮層,進而產生視覺、聽覺、嗅覺等知覺。
而成人共感覺的個案,被認為是大腦在發育的過程中,原始多餘的聯結沒有消退殆盡所遺留下來的效果。因此共感覺的人可能在聽到某個音樂時,聲音刺激也送到了視覺皮層,因而有了相對應的視覺知覺。

當你看到「七月」或聽到「七月」有什麼共感覺的體驗嗎?
沒有?
我也沒有。(我們的腦子都發育的很規矩,該清掉的聯結都清掉了。)

我的七月是櫻桃口味的,雖然我沒有共感覺(我有想像力)。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