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喀摳剛從實驗室跟我掰掰離開,
不到幾分鐘就打電話給我,叫我看窗外:下雪了。

(白色的Harvard Old Yard)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美景當前,
憂的是我在等待的班機已經因故從2 stops變成3 stops飛到芝加哥去了,
這下子波士頓下雪,可別影響航班的降落才好啊!

雪花輕飄飄地打在臉上酥酥癢癢的,很有趣,也常停在睫毛上,很像小時候大人喜歡在我的睫毛上放牙籤玩的感覺(相片看起來好像很有速度感,其實是輕飄飄耶!我曝光時間開太長了):

我有個很不浪漫的聯想:下雪,很像天使的頭皮屑.....

    全站熱搜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