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膽君,旅途總有下車處,當我們努力經營旅程後,面對這個短暫的休止符,是暢快的。雖然我們有些不捨,就讓我們一起期待未來未知的行程。
我們是我們本趟旅行具有實質旅遊的最後一天,明天我們將一大早離開京都,前往名古屋準備出境。爸媽經過這次旅行對於日本天氣的預報已經有相當的信賴感,總然昨天下午開始下雨,爸媽仍堅信,今天早上一定會如天氣預報在早上9點放晴。趁著早上天氣好轉之際,我們前往平安神宮賞支垂櫻。
這是我們第一次來到平安神宮,網路上的前輩說宮內的枝垂櫻深藏不漏,入宮參觀絕對不讓遊客敗興而歸。橘色建築物搭上粉色調的櫻花,頂著藍色的天空,這樣子的景致著實讓爸媽心情舒暢。在大門處還看到許多新人及雙方家庭在宮內舉辦婚禮儀式。爸爸去買票的時候,還看到在現場拍攝全家福的攝影師。他們逗趣的過程,讓爸爸駐足一會。
進入宮內,錯綜複雜的枝垂櫻以及支撐架將我們頂上的視野佔滿。當爸爸看著湖畔時,湖面映出的枝垂櫻倒影與真實的錯綜複雜相互呼應著,這樣子的畫面有多花,可想而知。爸爸帶你走過湖畔時,你不知從何學來的“爸爸小心走,不要滑倒囉!”真讓我驚訝。這段小影片是爸爸現在睡前最想看的影片了。平安神宮的美是一種複雜紛亂的美,與前幾天哲學之道的單純幽靜美有極大不同。但,爸媽都喜歡。離開平安神宮,我們前去衹園。來衹園的主要原因是今年衹原白川藝伎攝影協會特例在今天多加開一場藝伎攝影。正中午的氣溫偏高,你窩在推車裡睡著,見到這樣子的景象,爸媽可以說見獵心喜,立刻找間餐館吃中餐。我們對於伙食沒有太多的要求以及預期,看到轉角一間叫做原了郭的咖哩店,這似乎人煙稀少,有位置放置載著睡的你的推車。咖哩麵挺好吃的,但是特別的是他的調味粉,媽媽則喜歡這調味瓶的造型。爸爸聽見了,趁媽媽去上廁所的時候,買了一組。午餐後你也醒了,三個人順著花間小路走跟著遊客行,不用地圖也能夠來到大家最愛的景點。這裏與哲學之道一樣有溪有橋有櫻花,此外溪旁襯著古老風格的木屋。木屋裡用餐的遊客往外頭照相,外頭的遊客則瘋狂似的將這些木屋當作背景來留影。突然,來著小小藝伎,爸爸以為她是真的藝伎,想拍又怕不尊重,後來才知道她只是個遊客,此時才拿起相機一起跟他的家人起舞。
我們在公園椅子上看鴿子殺時間,不幸地,時間突然過得好慢,爸爸跟媽媽說我們走吧,反正大小的偽藝伎都看過了,真的藝伎我們就別太在乎了。我們穿過小街,買了些適合野餐的食物,踏上了圓山公園。公園裡充斥著年輕人,泥土上鋪滿了竹蓆。空氣裡飄著片片落櫻以及愉悅的野餐聲。爸爸抱著你,勇敢地跟媽媽說我想帶諾諾去買其他吃的,例如飯糰,並且看一下真的藝伎。媽媽知道爸爸不輕言放棄的個性,索性待在公園裡休息,這樣子的享受是奢侈的。
現場早已為著一圈又一圈的人,有人是真的攝影師,有人是真的好奇者。我們從外圍慢慢擠,你坐在我的肩上看著那位滿臉發白的阿姨。爸爸也不知道我們怎麼做到的,就這樣子來到了最前排,你呆若木雞地站著看。那位真的藝伎向我們這走來,爸爸可緊張了,還怕會將你抱起,還好是爸爸的自作多情。看到真正的藝伎這件事情,是此事旅程裡爸爸心裡最後一塊拼圖。爸爸抱著你,滿足地離開衹園,興奮地回到圓山公園跟媽媽分享。
野餐這件事情,應該也是媽媽心裡面重要的賞櫻元素之一。能在圓山公園,坐在當地人準備的草蓆上,臉上被落櫻給打到,這樣子的畫面給媽媽的滿足感比坐在人氣餐館來的確實
趁著天色還亮,我們循著三年坂登上清水寺,途中在八坂塔旁再訪申庚堂。媽媽對這裡的小護身符最感興趣。之前我們沒有買,這次可不再失手了。
清水寺的遊客仍然茂密濃郁。我們本來就沒有預期要進去,但在大門口驚喜看到上次正在整修的塔樓已完成修整,看到門與塔的清水寺也算是本次再訪清水四最棒的收穫。
回程了~我們慢慢地走小心地走。有點不捨,但也疲累了。晚上趁你睡著後,爸爸去車站下一間高級的鰻魚飯店,帥氣地外帶兩個最好的鰻魚餐盒,今晚,我們彼此恭喜及道謝,又是一趟富含精彩回憶的旅程。
我們拉起旅行箱的拉鍊,將畫面打包,花開又花落,一次旅程的結束將接著另一次旅程的開始。

p.s. 離開京都那天,我們去Yodobashi買了一些親子用品。下午買了壓壽司便當搭上了新幹線至名古屋。名古屋,我們除了吃以及逛百貨,沒有太多的行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膽君 的頭像
海膽君

諾爸、諾媽與海膽君諾諾(ウニ)的三人生活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