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膽君,我們趁著你滿兩歲之際,拜訪了日本姨婆。簡單地過著道地日本人的生活。此次旅程,沒有參拜廟宇,沒有走訪名勝古蹟,卻是所有日本旅行中最溫暖最深刻的。
還記得出發當天下午,你在公司等爸爸下班。我們買了簡單的速食驅車前往機場。機場對你而言應該不陌生。第三次的搭機經驗也讓你較能適應飛行的種種不適。你乖乖地坐在爸媽腿上,吃著餐點,看著一部叫做美國狙擊手的電影。(不搭)
我們在晚上日本時間九點多入關,爸爸最怕找不到日本姨婆的狀況。回想10年前,爸爸就因找不到接機的姨婆而像隻小螞蟻。還好,姨婆神奇的出現,她一把把你抱過去,你也沒有太多的掙扎,就乖乖地用雙手繞著她的脖子。有意思的是,這時候姨婆才知道你是男生。她誤會你是女娃兩年了。
我們在黑夜裡前行,在小小窄窄的道路上奔馳,由華阿姨則在家等你。上次看到由華阿姨時,他還是十出頭歲的小女孩呢。
我們在深夜抵達姨婆家,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熟悉是因為一切都沒有變動,家裡味道甚至一樣,陌生是因為時間的因素,畢竟10年了。10年前爸爸來到東京參加華頓商學院的口試。當時的心情是緊繃的,今天則是放鬆與喜悅。
啤酒,是我們抵達日本第一個進入口中的東西,夏夜裡的一口,將皺摺不堪的思緒瞬間熨平。吉野家的第一晚,是如此的安穩,就跟在宜蘭、高雄以及台北的家一樣。這晚,姨婆與阿姨則促膝長談至深夜三點,當然酒是桌上必備。
隔天,你一樣的早起,外頭下著毛毛的雨,我們風雨生信心地在姨婆家附近逛逛。今天我們沒有行程,將像個放暑假的小孩與家長一樣,將自超市買回的食材,料理成下酒的美味。這天,我們真的走了無盡的超市,根本就像是超市的選美比賽。這天的中午我們則選擇火車旋轉壽司讓你嘗鮮,但你對”到處走走“這件事比較有興趣。因此,這頓午餐,爸媽在戰力與走動中完成。我們還看了吉野家這些年來的相片,這些畫面真令人懷念,有姑姑他們來日本的相片,有阿姨及舅舅小時回台灣的相片。
晚上,陪我們整天的由華阿姨將回宿舍準備明天的工作,看著姨婆跟姨丈公來回準備阿姨回宿舍的伙食,原來天下的父母都一樣。爸媽要載你回宜蘭時,阿公阿嬤也是這樣子東準備西整理。大包小包裝滿車子,還充當交通警察,引導我們將車子開出來,確認一切平安。
第三天,我們則前往房總半島上的鴨川。外頭的雨氣仍在,即使在半途吃碗嗆人的擔擔麵也無法改變天氣。也因此,我們決定直接前往飯店,以室內活動為主。這是你第一次從事水上活動。我想,你應該很享受當隻小烏龜,趴在媽媽的背上游泳。我想,你應該很後悔跟我一起坐水上溜滑梯,讓你嗆了好一會。
雨,讓遊客的數量變少,迷濛的美景裡,透露出日本的另一種淒美。當我們走進房間時,偌大的傳統和室搭配整面的海景,這應該只有跟姨婆出來才會有的享受。看著你開心地到處跑來跑去,爸媽由衷感謝姨婆的旅途安排。
我們決定在吃飯前去洗個澡,這是我們第一次在日本泡湯,尤其那個造價不菲的金澡盆讓爸爸震驚。人家說金盆洗手,這個是金澡盆洗澡。今天,人稀雨綿,遠處的海景矇著一層灰色的水氣薄紗。涼涼的空氣,暖暖的溫泉,我們父子在露天下聊天。雖然聊的是都是你的挖土機及垃圾車之類的。
這晚,悲劇發生,你的小嘴嘴不見了。整晚你哭鬧不休,爸媽應該只睡兩小時,自己不睡也就算了,姨婆也遭殃,我們更擔心旁邊的中村先生一家也受你的哭鬧聲影響睡眠。5點,我們又去泡湯了,走過隔壁的中村房門,三人深深一鞠躬致歉。幸好,最後你的小嘴嘴神奇的出現,也讓你的心情跟今天的天氣一樣晴朗光明。
是的,今天的天氣晴朗,昨日的淒美變成今天的鮮豔。這樣子的景色轉換真的令人興奮。我們開著車子,慢慢地在海邊產業道路走著,遇到美景就下車留影。旅行模式與我們在台灣完全相同。
回到家後,做了簡單的採買,也買了你以及姨丈公的衣服。我們在沁涼的傍晚,在姨婆家附近走踏。姨婆則在家料理等待辛苦工作返家的姨丈公。這晚,姨丈公仔細地幫我們打包行李,還示範如何以悶燒鍋煮飯。他拿著碼錶,一秒一分地計時,日本人連做飯都要求精準,回報則是你吃了兩碗白飯。回台灣前的一晚,我們在家裡洗了熱熱的家庭澡,你跟媽媽則早早睡了。爸爸看到姨婆及姨丈公窩在廚房餐廳裡看日劇喝酒,這樣子單純的生活大概也是我跟你媽媽20年後的寫真。
回台灣這天,你睡得比較晚,也許是因為前天在鴨川暫時失去小嘴嘴的緣故睡眠不足,那天補眠至快八點。我們在姨婆家大門前合影後,便前往機場。姨婆還貼心地準備八個飯糰,感覺上我們變成了桃太郎準備去打鬼,背包裡裝著滿水與飯糰。當我們抵達機場時,才發現你的嬰兒推車遺忘在姨婆家。也許是一種巧妙的安排,讓姨婆時時刻刻可以想念有你的日子。
我們在你非常安分的表現下,回到了台灣,完成一趟陌生又熟悉的旅程。這是爸媽首次沒有任何安排的出國旅行,但也是最讓爸媽獲得歸屬感且輕鬆的旅程。那台遺忘在吉野家的嬰兒推車,似乎為未來走入吉野家,留下一抹期待。


海膽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